夏季的第十七天

随便写写,拼命推荐

【全职高手】【新年贺文】【江周】烟花·不言中

-世界观接着之前情人节的段子走,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重说三)
-当中如果有画风突变,是因为po主去看了个电影⋯⋯
-越写越觉得江波涛和喻队很像,一个是面对话少的人能get到重点,一个是面对话多的人能get到重点。写完了一看,可不像嘛!周泽楷也是父亲早亡/吐血,为什么怎么写都觉得有十年那篇的影子,大概是那篇把我所有脑洞都用完了⋯⋯
-明天下午三次元还有事,所以下一篇是路绘,明天抽空码⋯⋯如果最后时间不够就全是段子!任性!
好了大半夜的食用愉快w

“江副队不回去吗?”最后走的吕泊远拖着行李箱站在大门口问,“方明华这种人民公敌,常规赛一打完就回家了!不能忍!”
江波涛微笑:“方前辈是挺恋家的。”他挥挥手,“快走吧,你父母要等急了。”
“那好吧,江副再见!”吕泊远摆摆手,钻进车里离开。
江波涛站在门口看了一会,转身回去了。偌大的轮回俱乐部,现在就剩下他和门卫。江波涛郁闷的想,他也想回家来着,结果爹妈不仅在国外还工作忙,虽然他被自己亲爹妈嫌弃也不止一次了,还是有点小悲伤的。虽然他妹妹适应的不是一般的好,和老公度第不知道多少个蜜月去了。江波涛边安慰自己边上楼,和荣耀女神过新年也挺不错的吧⋯⋯等等!
楼梯旁边有个巨大的窗户,江波涛站在平台上,看到俱乐部围墙外出现一个人,这个身高,这个体型,这个看不到脸还透能出一种帅的气质⋯⋯我去!那是队长吧!那就是队长吧!
震惊的江波涛一路飞奔下楼,果然是周泽楷在俱乐部门口发呆,不晓得在想什么。“小周?你怎么在这里?”
“来⋯⋯看看。”周泽楷想了想,慢慢的说。
江波涛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刚想说话,却看周泽楷还是一副思索的样子,便闭了嘴等他说。
江波涛的父亲研究心理学,母亲研究社会学,他对于人际交往是从小熏陶出来的。而周泽楷只是不善于言辞,很多事都是他想说,却拿不准如何表达出来。
江波涛想到这里,在心里偷偷笑了下,小周其实是很温柔的人呢,总是纠结于言语会不会伤到他人。
江波涛其实也不会读心术这种高级技能,他只是善于留意周泽楷平日里的习惯。最开始他也常常猜错周泽楷的意思,可当他们渐渐熟悉之后,他连“周队”都不大叫的出口,这个称呼太生疏了。
“江⋯⋯怎么还不回去?”周泽楷憋了半天才说出这一句,江波涛习以为常的笑,解释了一下家里的情况。这件事他谁都没有告诉,偏偏周泽楷一问,他就那么顺理成章的说了出来。
周泽楷左手本是插在衣服袋子里,大拇指压在口袋外,默默地收紧了。他很紧张吗?他要说什么?江波涛颇有兴味的想,却等来了一句邀请:“⋯⋯来我家。”
他愣了愣,还是答应了。

周泽楷家离俱乐部不远,老式居民楼的顶层,没有电梯。江波涛爬着楼梯庆幸自己每天都有健身,爬到顶楼时还是微喘。黑色的防盗门上贴着大大的福字,江波涛扫了一眼,被吸引了视线:“这春联⋯⋯是自己写的?”
他细细的品味了下,惊讶:“小周,是你写的吗?”
周泽楷和门锁几经搏斗终于成功,一边打开门一边点点头。
“原来小周的毛笔字也这么好看啊!”江波涛感叹。他原本只知道周泽楷写的一手好钢笔字,倒没想到他毛笔也同样擅长。
“小时候⋯⋯没事,就练。”周泽楷低头拿拖鞋,耳尖微微红了。江波涛想了想小时候的周泽楷拿着毛笔练字的模样,不禁失笑。

周妈妈非常热情开朗,开朗到什么地步呢,就是和周泽楷交流完全等于自问自答,就是在认识江波涛的五分钟后邀请他来家里住几天。
“泽楷他爸去的早,就我们娘俩过春节挺没意思的。”当时周妈妈是这么说的,江波涛被前头五分钟的热情弄的晕头转向的,最后被一波带走了。自从过了新秀墙再也没有被一波带走过的江波涛对此感到悲愤。刚刚被周妈妈发配去厨房剁肉馅的周泽楷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看他,眼睛里闪烁着都是笑意。
周妈妈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泽楷你弄好啦⋯⋯出去出去,跟小江聊聊,别挡着我包蛋饺⋯⋯”
周泽楷把菜刀一放,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快步到江波涛身边坐下,拿起个苹果:“⋯⋯吃吗?”想了想,又补充了句,“甜。”
江波涛接过苹果:“好啊,我来削吧。怎么说我也是玩剑的。”他在茶几下层找到了水果刀,凑在垃圾桶旁边把苹果皮削了,切下一片递到周泽楷嘴边上。周泽楷咬了一口,江波涛吃掉了剩下半块。
然后觉得当年自己亲娘亲妹妹压榨自己给她们削水果⋯⋯果然是亲的!

周泽楷家两室两厅,不过周妈妈表示还有个行军床可以让周泽楷睡行军床。江波涛帮忙把床支起来,看着这张军绿色的小床,心里五味杂陈:“小周。”
周泽楷正在专心拿衣柜最上层的被子,反应有些慢:“⋯⋯嗯?”
“我睡这张床吧。”江波涛对于周妈妈的热情还是很感动的,“我比较矮⋯⋯”虽然这张床让181的周泽楷躺上去不是不行,但绝对不舒服,可是换了176的江波涛就无压力了。周泽楷抱着被子走过来,说:“不矮。”他有一点不高兴的样子,又重复了一遍:“不矮。”
江波涛忽然觉得这句话很耳熟。第十赛季后世界邀请赛期间,他打着探亲的名号去了瑞士。遍地高大的白人中叶修就这么嘲讽过:“看我们这一行矮子,赢了比赛会被真人PK吧。”黄少天秒炸:“叶修你说谁呢!”“黄少啊,”方锐笑,“176的可不止你一个。”于是所有人看向跟团的江波涛。那时周泽楷也是这样,带着微微的不高兴,说了声“不矮”。
江波涛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跟着去瑞士,不是对周泽楷能照顾好自己没有信心,也许是抱着想给新出炉的世界冠军当个导游的心思。不过在夜幕下的路边遇到手足无措的周泽楷的时候,对方眼睛里映着的星光,让他觉得这都值了。
把周泽楷从迷路中拯救出来的江波涛随后成为了中国队的救星,因为翻译并不是人手一位而且翻译也需要休息但江波涛只要周泽楷在就在,全队对于他的到来都是一种“啊,总算听得懂这些外国人说的话了”和“啊,总算听得懂周泽楷想讲什么了”交杂的心情。
人生啊,就是这么的纠结⋯⋯

年夜饭的掌勺是周妈妈,但准备都是周江二人做的。江波涛自己是个从小被爹妈扔厨房里磨练的,倒是原本还担心周泽楷切到手,后来发现他不是一般的熟练也就放心了。菜一个个端上来,头顶上灯光昏黄,开着的电视机放着新闻。江波涛拍了张照片发朋友圈,一抬头正好看到周泽楷端着饭出来,四目相接,江波涛笑起来,周泽楷顿了顿,也笑了。

大年夜职业选手的群也刷个不停,江波涛的照片暴露了他没有留守俱乐部的事实,杜明鬼哭狼嚎着逼问他是不是脱团了。江波涛干脆收了手机专心电视,时不时和周泽楷聊两句。周妈妈撑不住先去睡了。江波涛瞧周泽楷也有几分困意,劝他:“困了就去睡吧。”
“你呢?”周泽楷问的认真。
“我从小就守岁的。”江波涛想起小时候的事,“虽然我小时候待在国外,这边半夜的时候,我们那儿还是中午。守个岁毫无压力。”他笑起来,“我妈一定要吃饺子的,她才不管是不是饭点呢。”
周泽楷看着他。江波涛少有笑得真心的时候——周泽楷不是傻,他看得出真心假意——可是江波涛面对他的时候总是笑,真正的笑,比他假笑的时候好看上十倍百倍不止。
于是周泽楷也笑起来。

秒钟一步步走过去,窗外烟火开的更加绚丽多彩。周泽楷在厨房里不晓得捣鼓些什么,江波涛歪在沙发上与睡意做斗争。
然后周泽楷端着盘冒着热气的饺子出来,江波涛一下子坐直了身体。“家里有⋯⋯”周泽楷想解释一下。
江波涛定定的看了饺子一会,问:“有醋吗?”周泽楷飞也似的跑去拿。
漫天烟花下,电视传出的拜年声中,两个人就着醋分了一盘饺子。江波涛伸了个懒腰,把餐具拿去厨房洗了。出来看到周泽楷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江波涛把他半拖半抱带回房间,窗外烟火好像不打算停下。江波涛帮周泽楷拉好被子,想了想,在他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谢谢⋯⋯新年快乐。”

他们初遇的时候江波涛还称呼周泽楷为周队,后来他被赋予润滑剂的重任,不得不下了功夫了解这个不爱说话的队长。越了解,越明白这个人的魅力不止于那张脸,越想了解的更多。这件事就那么理所当然的发生了。
江波涛爱周泽楷这件事。

也许还有周泽楷装睡这件事。

Fin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