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的第十七天

随便写写,拼命推荐

【全职高手】【伞修伞】荣光加冕

-向全职高手致敬,向蝴蝶蓝致敬,向伞哥致敬
-给破下限写了叶修抽烟的自己点蜡
-第一次写伞修,还是清明节⋯⋯真的是甜信我啊!
-感觉像是最近听过的歌词大集合/捂脸

-HP里的镜子指的是厄里斯魔镜,就是能看到最想要东西的那面镜子w

-搭配@无罪之罪 (⋯⋯打扰了)旧图食用风味更加w(其实就是看着那张图开的脑洞hhhhh)(图比文好得多QAQ)

-伞哥最后说的就是我想说的,我们爱着的人都活在我们自己心里,只要我们不忘,他们就不会离开。(压根写不出这种感觉哭瞎在厕所)
-写着写着就流水账了(继续哭)
-好啦食用愉快



【全职高手】【伞修伞】荣光加冕


第十赛季,兴欣冠军。

庆功宴闹到很晚。

叶修招呼了声出了门,他点上一支烟,没抽,夹在指间。一明一灭的火星随着他的步伐晃晃悠悠。

然后停在兴欣网吧的门前。

他抬头看了看对面,然后转身上了二楼。

他们刚拿到不久的冠军奖杯放在训练室桌上,里面是一堆账号卡。

君莫笑、沐雨橙风、海无量、包子入侵、寒烟柔、一寸灰、小手冰凉、迎风布阵、毁人不倦、昧光,一张不少。

叶修静静地看了一会奖杯,直到一道银白的身影升起。

透明的苏沐秋笑着说:“来了啊。”


事件要追溯到十年前,那时苏沐秋刚去世不久。

叶修忽然发现,自己的影子有点不对劲。

他为了去苏沐橙的家长会,特意收拾了一番,可是路灯下他的影子依然支棱着一头乱发,而且——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而且肯定比他瘦。

他揉了揉眼睛,影子又变回了正常的样子。

大概是最近游戏打多了吧,等会记得去买瓶眼药水。


第二次看到这个怪异的影子,是在嘉世拿下第一个冠军之后。

提前一步溜出场馆的叶修靠在街角,叼上一根烟,打火。

火焰却一直颤抖着。

他干脆收了打火机,转头却看到墙上的影子把玩着一块方形的影子,然后轻松点着了烟。

⋯⋯原来那块方形影子是打火机啊。

他嘴里的烟掉了下来,然后被震惊的他一脚踩上,彻底报废。

“拿个冠军激动成这样?连火都打不着了?”恍惚间有人这么说。

一如曾经他和那人重重突围抢下第一个野图BOSS之时,他面上并无激动之色却操作着一叶之秋不断地对空放大招,那人转过头来稍带嫌弃的说:“才抢了个BOSS就激动成这样?”

那个人。

苏沐秋。


第二赛季,叶修终于确定了。

自己这个时不时就会变身的影子⋯⋯的确是苏沐秋。

侧脸的弧度,无聊时的小动作,在沐橙看不见的地方偷偷揉揉她影子的头。

其实就算没有这些,他也觉得影子是苏沐秋。

感觉而已。


第三赛季,嘉世第三冠建立王朝。

赛后吴雪峰宣布退役的决定,大家去吃这一顿庆功宴兼送行饭

吴雪峰开了酒,也不介意他们以茶代酒。

叶修偷偷地泼了杯茶在地上。

算是与苏沐秋一起送别旧友。


第四赛季季冷舍命一击带走一叶之秋,赛后叶修买了酸辣粉,端着纸碗边走边吃,一本满足。

不能吃辣的苏沐秋阴森森地看着他。

那年叶修二十二,苏沐秋十八。

他们有的是轻狂的本钱。


第五赛季,第六赛季,第七赛季。

嘉世依然风光,只是未曾再进决赛。

苏沐秋也终于能脱离影子了。

他第一次在镜子里出现时候,本以为终于能吓叶修一吓。毕竟不是谁都能接受“本来以为会看到自己结果看到了其他人”这个设定。

谁知叶修盯着他看了半响,忽然爆笑出声:“苏沐秋哈哈哈哈你现在就跟那个什么哈哈哈哈⋯⋯霍格沃茨里那个破镜子似的哈哈哈哈⋯⋯”

接受了这个设定好像也挺带感。

这句话是谁说的,苏沐秋想打死他。


第八赛季,嘉世一直在走下坡路。

叶修在自己房里装了面镜子,没事就在镜子前坐一会。

偶尔他靠着镜子就睡着了,脸贴在冰凉的玻璃上,把玻璃也捂热了。

苏沐秋隔着玻璃与他脸贴脸,不知是想感受那份暖意,还是传递无言的支持。


那一个冬天格外的冷,深夜里叶修孤身一人走出俱乐部。

路灯把他的影子投在地面上,已经能在影子和镜子间自由切换的苏沐秋把手伸进口袋,摸出一张卡晃了晃,然后又塞回口袋里。

叶修想起口袋里那张账号卡,想起苏沐秋说:“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即使那时他还前路迷茫,心底却好像忽然生出了几份勇气。

然后雪花浇了他一头一脸,他左右看看,向路边灯火辉煌的兴欣网吧狂奔而去。


那个小小的储物间,很有几份他初离家之时所住的地方的样子。

虽然那时是苏沐秋在自己房间里给他铺了个地铺,早上苏沐橙做的早餐香味就从门缝里钻过来,苏沐秋下床的时候总会踢到他。

他在那里亲眼看着苏沐秋一个部件一个部件拼出了千机伞,一开一合间咔咔作响奏出一曲别样的音乐。

忽然有了让这个传奇重新开始的念头。


挑战赛结束后叶修问苏沐秋什么感想。

已经能幽灵化的苏沐秋想了想,一拳砸在自己手心:“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做散人!”

“一言为定。”


总决赛,6.5秒的绚烂后。

一双靴子踩在废墟上,一双稍显老旧的靴子。刚刚激烈的战斗在这里留下的痕迹还未消退,一缕青烟飘向天空。

疲惫不堪的君莫笑以伞支撑着半跪在废墟中,听到声响警觉地抬头,目光中杀气未消,却在触到来人之后转为茫然。他问:“你是⋯⋯”

“秋木苏。”穿着五十级套装的神枪手答。

君莫笑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创建我的人?”

对面的人笑了起来:“是啊。”

“不是现在使用我的那个吧。”

“不是。”

“那你现在,来做什么。”

“见证你的荣耀。”

秋木苏看着君莫笑头上,一个金色的冠冕渐渐成形。

联盟真是越来越花俏了。他摇摇头,感叹。

君莫笑还想再问,秋木苏的身形却渐渐变淡。

从始至终,服务器上都没有过这个号登陆的痕迹。


回到H市,叶修随手把账号卡放进了冠军奖杯里。

包荣兴觉得这样很酷,于是坚定地跟随老大的脚步,把包子入侵的账号卡也放进了冠军奖杯里。

最后不大的奖杯里放进了所有账号卡,一帮人吆喝着回上林苑开庆功宴去。

叶修最后走,带上门前他回头看了一眼塞得满满当当的奖杯。

天知道他本来只是想给苏沐秋分享一下君莫笑拿了冠军的喜悦。


说到这事,每年清明去扫墓的时候叶修都会觉得有点心累。

开始几年是因为想到影子状的苏沐秋跟着自己,有些话不大好说出口。

后来他发现了清明那天苏沐秋出不来。

所以前几年他那么纠结到底是为了什么⋯⋯

然后他就开始心累于苏沐橙看不到苏沐秋这事儿了。


从一堆账号卡里钻出来的苏沐秋直接坐在了奖杯沿上。

叶修四下看了看,拉了把椅子坐在苏沐秋面前,说:“君莫笑现在也是得过冠军的号了。”

苏沐秋嗯了声。

“你要消失了吗?”叶修问。

苏沐秋看了眼自己渐渐变淡的身躯,笑道:“是啊。”

然后他招招手,不远处一个抽屉弹开,一张张账号卡飞出。

让我在消失之前,送你最后一份礼物。

账号卡在叶修头顶围成一圈,叶修抬头看了眼,无奈道:“⋯⋯这是什么?”

“你不觉得和君莫笑的冠冕有点像吗?”苏沐秋抓狂。

“我不觉得你的美术素养已经差成这样了。”叶修秒答。

苏沐秋无力的挥挥手,账号卡又一张张飞回了抽屉里。

然后苏沐秋盯着关上的抽屉不知道说点什么好,叶修盯着苏沐秋逐渐透明的脸颊也沉默不语。

“这回是真走啦。”苏沐秋转过头迎向叶修的目光。

“当初没有来得及好好道别。”

可现在我倒不想说再见。

“虽然你这个人嘴贱又麻烦,当初还老把我气得够呛。”

可世界上哪能什么都如我所愿。

“我也想过为什么我会再回来。”

后来我觉得,说不定是我执念太重。

“所以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说再见了。说声谢吧。”

谢谢你在我离开后像哥哥一样照顾沐橙,谢谢你替我完成多年的梦想,让君莫笑在他该在的舞台上展现绚烂。

谢谢你十年荣耀,初心不忘。

“也许我还在,只是换个地方看着你们而已。”

叶修猛得站起来,抱住了苏沐秋最后一丝光影。

苏沐秋正了色看他。

“你不忘,我不老。”

然后叶修怀里只剩下镜花水月。

大梦一觉。


他们讲过的故事都老了。

只是荣光终究为他们加冕。


Fin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