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的第十七天

随便写写,拼命推荐

【全职高手】【叶修生贺】十八

-向全职高手致敬,向虫爹致敬
-叶修叶秋生日快乐
-原著向,双叶亲情向,无cp

-食用愉快




⋯⋯
几点了?
叶秋迷迷糊糊地从被窝里挣扎出一只手,摸索着抓住床头的闹钟,凑到眼前定神看了看,02:55几个字在夜色中闪烁着荧光。
什么情况⋯⋯
叶秋脑子还不甚清楚,昨晚他的生日宴开到很晚,晚到他不过草草收拾了自己,就倒在床上陷入梦乡。而且近来他睡眠质量好到不行,半夜惊醒的事压根就没有过,更别提像现在这样,明明困得要命,却死活阖不上眼,心跳也有些快。
就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
暗夜里传来门锁弹开的“咯哒”一声。
脑内所有的胡思乱想瞬间停止,叶秋反应极快地把闹钟往被子里一塞,呼吸平稳恰似熟睡模样。
来人的脚步声极轻,来来往往好像在寻找什么。叶秋一边极力保持呼吸节奏,一边侧耳倾听。那人先翻了他的衣柜,然后是书桌,在房间里转了一圈之后犹豫了一下,向床边走来。
胆子挺大嘛。
说叶秋完全不怕,那是不可能的。然而此时此刻,惧意早已转化为对这个不识相的小毛贼的愤怒,从而使他在那人进入攻击范围之后,毫不犹豫地跳起来,一闹钟砸在他头上。
“哎哟!”叶秋的暴起明显出乎那人的意料之外,这一闹钟正中红心,疼得他后退了两步,重心不稳跌倒在地,与木质地板一起发出哀鸣。
原来双胞胎还真有心灵感应啊。
然后叶秋不小心脱手的闹钟砸在了那人脚背上。
短暂的震惊和愣怔之后,叶秋先反应过来,一个箭步冲过去关上了门。几乎在门关好的瞬间,楼梯上传来了逐渐靠近的脚步声,最后停在叶秋门前。管家轻敲了两下门,低声问:“秋少爷,怎么了?”
“没事,不小心从床上滚下来了而已。打扰李叔了。”叶秋的声音里透着几分睡意,语气却谦恭,一如他白日里清醒时的样子。
门外一片寂静,叶秋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生怕被从小照顾自己兄弟二人长大的李叔发现异常。
“那请秋少爷好生休息,我回去了。”
楼梯上的声音渐行渐远。叶秋长出了一口气,回头却看到自己的双胞胎哥哥以一种微妙的眼神盯着他。叶秋回到床边坐下,房间里一片尴尬的静谧。叶秋有一肚子的问题,比如说你偷拿我的行李有没有道德有没有廉耻,比如说你走就走了还回来干嘛,比如说你回来就回来还搞得像做贼一样有意思吗?⋯⋯然而他一个都没问出口,坐姿端正得堪比军人。最后是叶修打破了僵局。他问:
“李叔什么时候开始叫你秋少爷了?”
“在你走了之后。”叶秋说。他换了个坐姿,好像自在了一点,装作漫不经心地提问:“你回来干什么?”
“给你过生日。这不十八岁了吗,可算成人了。”叶修坐在地上,揉了揉被自己亲弟弟砸到的地方。嘶——真疼。这小子下手真狠。
叶秋一时也不知道是感动好还是歉疚好,憋了半天,干巴巴地说:“谢谢,也祝你生日快乐。”
“来,生日——”叶修开始掏兜,把右边兜里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捡起一个红色的塑料打火机递给叶秋,“——礼物。”
叶秋没注意到叶修左手险些拿出来,又好似触电一样塞回去的物件。他只顾着盯着叶修手上的打火机,楼下十来块可以买一大盒的样式,而且用得只剩半瓶油了,顿时觉得自己刚刚那些感动还不如喂了小点算了。
不,大概连小点都不吃。
“拿着。”叶修不由分说地把打火机塞进叶秋手里,“祝你将来的生活红红火火欣欣向荣。”
打火机粗糙的表面还带着些许体温,热热地熨贴着手心。
叶秋忽然忆起当年,小小的他半夜被噩梦惊醒,小小的叶修一只手握着他的手,另一只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背,东拉西扯一些不着边际的白烂话,直到叶秋再次沉眠⋯⋯手心的温度,竟和那时一模一样。
在那些父母忙碌,佣人也不可能面面俱到的日子里,只有他们两个紧挨着彼此。在无边的梦境里,能感受到身旁传来的热量。
如此叫人安心。
叶秋猛地收紧了五指,说:“你在这儿等一下。”
转身出门的时候,他几不可闻地抽了抽鼻子。叶修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叶秋动作很快,不一会儿就推开门,把一个大大的保鲜盒塞到叶修手里:“拿去,生日蛋糕。”
“谢谢⋯⋯”叶修把盒子举到眼睛,一脸惊叹,“可为什么这么多?”
“你现在是和朋友一起住吧,分着吃吧。”叶秋斜睨了他一眼,眼神里满满的全是鄙视。叶修想起家里还有沐橙做的大半个蛋糕没有消灭,不禁感到一种深深的悲哀。
叶秋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叶修正求之不得,赶快说:“那我走了,晚安。”
“晚安。”叶秋爬回床上,叶修拾起地上的闹钟放回床头柜上,顺手帮叶秋掖了掖被角,然后挥挥手,打开门消失在浓重的夜色中。
伴着“咯哒”一声,叶秋复又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清晨,叶秋遵循着一向的作息睁开双眼,飘到卫生间洗漱,然后盯着镜子里自己眼下的青黑发呆。昨晚的事情太奇幻,他都分不清真假。
他从卫生间出来,书桌上安安静静地躺着一只红色的塑料打火机。他心情忽然明朗起来,拿起火机,打开床头柜的抽屉——
卧槽我的身份证呢?!
叶秋的内心是崩溃的。
两天之后,打扫的仆人在厨房里发现了“失踪”的身份证。据说是叶修从厨房翻进来准备去还身份证的时候,心血来潮看了一眼冰箱里面,在那还剩两层的蛋糕的威慑下扔下身份证⋯⋯溜了。
H市一间普通的公寓里,苏沐秋大口大口地消灭蛋糕,在苏沐橙期许的目光下夸赞她手艺好。内心却望眼欲穿——叶修,快给我死回来吃蛋糕!

Fin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