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的第十七天

随便写写,拼命推荐

【全职高手】为什么不问问神奇海螺呢?

摘要:江波涛在收拾房间,意外发现了一个海螺⋯⋯

阅读提示:想探讨一下江副的内心世界来着,然而笔力就这样了⋯⋯而且写完感觉和大扫除这个主题没什么明确关系来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考虑到阅读体验所以段与段之间有空行。cp向不是很明显,硬说有的话就是周江无差,带一句喻黄暗示,请注意避雷w祝食用愉快。

Part.1

江波涛在收拾房间。

也不是说有多么乱,只是他喜欢做这事儿:掸干净橱顶上的浮尘;擦拭家具的表面直至它们光亮如初;打开抽屉把里面的物事归置整齐,多余的东西放进一个纸板箱里处理掉;最后用吸尘器清理平日里照顾不到的边边角角,也顺便吸走那些不愉快的心情。

而他在过程中获得安宁。

即使今次连这味万能药也不大管用,他机械地打扫着,眼神却控制不住向钟上瞟。秒针滴滴答答的脚步声响个不停。下午6:13,仍是S市的盛夏,窗外却漆黑一片。钢筋水泥的森林里,寥寥几个窗口透着灯光。

当然了。他瞪了那钟一眼,索性放弃了手上压根不知道是什么的活计,靠着橱壁坐了下来,从床下扯出个空纸箱(原本装的是杜明吴启几个的零食),相当粗暴地挨个拉开抽屉,把里面的东西倒在地上。它显示的可是苏黎世时间。

距离冠军的最后一场战役,还有47分钟。他多么想在那里,为这座金灿灿的奖杯做些什么;也无比清晰的认知到自己的不足,明白自己若是上进还有机会。他只是有点生自己的气。

嘿,他情商高又不代表毫无喜怒哀乐。何况他也不过二十来岁,又是在荣耀的事上,更是在他不用当一个副队长的时候,一点点的低潮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情绪平复了些,心不在焉地把七零八落的杂物拾起来放回原处。手心被轻轻硌了一下,他摊开手掌,一个小海螺,表面光滑,褐色到象牙白的渐变像水一样顺着螺旋的外壳流下,还不足四分之一个手掌大。

他想了想,把这个小东西轻轻凑近耳畔。海潮声渐起,他眼里染上一抹怀念之色。

Part.2

江波涛从来到轮回的第一天起,就很明白自己的位置。他的实力与嘉世刘皓不相上下,轮回自己也有训练营,没有必要非来挖他。那就是实力之外的原因。再看他将来的队友。周泽楷,实力不俗,不善言辞,毫无疑问是主dps,轮回最终能走多远,他的表现一定是主要因素;方明华,资历颇深不假,真人性格却与职业更接近,善分析,善识人;其他不是即将退休的老将就是初出茅庐的新人,实力是有的,却挑不得大梁。黄金三角只差一个T,一个面对外界和协调队伍的人,一个为队伍挡掉多数杂事的人。

很不巧,这是江波涛说得上话的领域。

所以答案就这么明摆着了,而江波涛完成的很出色。只是半个赛季的功夫,他已经找准了与大多数队友的个性。本赛季他们依然打进了季后赛,而且在江波涛的协调下(虽然他理解周泽楷还是有些困难)队伍看上去齐整了许多。于是他们得到了一次公费旅游,在夏休期刚开始的时候,在S市不远的某个小岛上,有任吃的鱼虾,金黄的沙滩,晴朗的夜空,还有失眠的江波涛无聊地练着打水漂。

他知道自己做的很好,也知道自己应该去休息。可他不知道如何回答脑海中不停回荡的声音,它问着:你为了什么而打比赛呢?

如果是曾经,他会回答胜利。但现在,他想他不再知道是为什么了。

他在海滩上坐下,伸直双腿,手向后撑在微凉的沙子上,抬头仰望。

周泽楷正好奇地低头看他,长长的睫毛上沾了些水汽,晃晃悠悠地牵着江波涛的五脏六腑不得安宁。

也有可能是他被吓的。

“队长。”江波涛定了定神,苦笑着打了招呼。周泽楷点点头,绕了半圈在他右手边坐下。两人间空开了点,不是太远,也不算太近。

一个安全距离。

江波涛没有多说话的意思,周泽楷也盯着潮起潮落沉默。夜空中星辰闪烁,海风卷来咸腥的水汽,浪花有规律地拍打着岩石,哗啦啦,哗啦啦。

江波涛忽然开口:“我讨厌复杂。”

他没有等周泽楷回话,兀自说下去:“轮回是个好地方,你是注定要搏击长空的雄鹰,训练营里有几个小子潜力十足,早晚有一天冠军是轮回的。可我在这里,除去战队协调和公关,我还有什么用呢?我曾经为了赢而加入战队,但我现在甚至不清楚为了什么而留下了。”

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正准备补救一下,周泽楷却回答了他。

“不是。”

他的声音很轻,却温柔的好似一把演奏的中提琴。他偏着头想了想,又憋出几个字:“战队,多职业,赢。”

看江波涛有些茫然,他又多解释了一句:“黄少天,喻文州。”

江波涛明白过来,笑意从眼角晕开:“谢谢。”

“不谢。”周泽楷一本正经地说,从沙滩上抓起个什么递给江波涛,“这种问题,为什么不、不问问神奇海螺呢?”

江波涛抓着那个小海螺笑弯了腰。

他把海螺带回了酒店,倒了杯水把它扔进去。水纹荡漾,一夜无梦。

Part.3

杜明趿拉着人字拖啪啪啪啪地跑了过来,趴在门上喊:“江副!队长的视讯!”

江波涛答应了一声,飞快地把满地零散的东西收进了抽屉。只剩掌心中的小海螺,五指收紧又放松,最后还是落进了衣袋里。

周泽楷在休息室的角落开了视频通话,背景里国家队的其他人也都三三两两地跟摄像头那头的人说话。孙翔挤在周泽楷旁边说个不停,把全队都损了一遍然后飞也似地逃跑了,引得其他人纷纷哀嚎着让周泽楷代劳教训他。江波涛没跟着他们闹,等他们话差不多说完了,才悠哉悠哉地抢了摄像头,从衣袋里摸出那个小海螺晃了晃,一本正经地说:“神奇海螺会保佑你的。”

周泽楷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喻文州站到房间中央,左手举着手机,伸出右手,说:“中国队,目标。”

“目标!”黄少天站得近反应快,立刻把手叠了上去,然后得意洋洋地挤眉弄眼。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也把手放上去:“目标!”

周泽楷,王杰希,肖时钦,孙翔,唐昊,楚云秀,苏沐橙,方锐,张新杰,李轩⋯⋯所有人都围到了中间。十三个人,十三句“目标”。旁边没关的视频里,仍不断传出应和声。

叶修咬着根没点的烟回来了,一看这情形顿时就乐了:“哟呵,等我呢?”

“别废话,来不来?”张佳乐说。

“来啊,怎么不来。”叶修挑了挑眉,伸手放在最上,说:“目标。”

“冠军!”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