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的第十七天

随便写写,拼命推荐

【全职高手】【喻黄喻】夏夜

-一个关于(强行)默契的故事
-喻总没有睡醒的时候会有点软萌XD
-黄少的悲剧就是我现在的悲剧,投完稿就去开空调……
-感觉这两天文采全被数学老师吃了QAQ……
-总之食用愉快w

黄少天在倒时差。
这是为什么他凌晨一点半还在床上烙饼。
酒店的空调开的很足,他放了盒芳香剂在底下,薰衣草的香味便浸透了整个房间。
这是喻文州和他固定饭后散步的时候去买的。在异国他乡的时候便利店都有亲切感,还有喻文州不声不响的买了一大包各种味道的芳香剂。
各自回房的时候喻文州掏出一盒塞给他,轻飘飘地道了声“晚安”就关了门。
哦对了,喻文州住他正对面。

蓝雨的旧宿舍楼也是这样,正副队长的房间在走廊尽头,和其他队员的差不多大,门对着门。再过去就是阳台,夏天穿堂风特别凉爽,晚上训练结束后大家一人半个瓜搬个板凳坐走廊上,海阔天空的聊天里全是西瓜的甜。
那是远在第四赛季后的事,今年他们一路跌跌撞撞走过来,太多的新人墙需要冲破,太多的问题需要磨合,因而队内表决通过了夏季加训的决议。
加训的第一天晚上黄少天也是在床上翻滚到凌晨。虽然窗是开的,但房门一关,不开空调房间里就闷得发慌,开了又一股奇怪的味道。他纠结了半响,猛地从床上跳下来拉开门。西瓜味儿的凉风扑上他的脸颊,他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
“少天?”
对面门开了,喻文州倚在门框上带着困意凝视他:“怎么还没睡?”
黄少天刚刚被他吓得不自觉地屏了气,双颊浮上些许红,解释说:“嗯,有点,睡不着⋯⋯队长你呢?”
喻文州眨了眨眼,好像还困着而反应迟钝:“我睡的轻⋯⋯”尾音还在空中,他忽然转身回去,房间里传出翻箱倒柜的声音。
黄少天:“?”
喻文州很快又出来了,双手背在身后穿过走廊,像变魔术一样两手握拳放在黄少天面前,期待地看着他。
黄少天愣了半响,指了指右边的拳头。喻文州眉眼弯弯地摊开手,手心里卧着一个小小的香囊:“薰衣草,助眠的。”
黄少天迟疑地捏起那个小小的纱袋子,喻文州轻声说了句“好梦。”就回了自己房间。
他没关门,夜风吹起窗帘的一角,蓝雨队徽在月光下清晰可见。
黄少天也转身回了床上,手里紧紧地攥着那个香囊,不知不觉就沉入了梦乡。

黄少天有些烦躁地坐起来,光脚踩在地毯上走到空调底下,捞起盒子看了眼。
的确是薰衣草味啊。
他在房间里走了两圈,然后自暴自弃地开了门。
喻文州也刚好打开门,视线相撞,他眼里忽然开出一丝笑意:“睡不着吗?”
黄少天忽然发现自己也勾起了嘴角。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