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的第十七天

随便写写,拼命推荐

【阴阳师】平安京那些事

复健……
11-15有#狗雪#,有一句话#阎判##狐跳##河鲤#
以及好久没有写东西了,OOC请千万提醒我……



1
我是姑获鸟,这个院子里迄今为止级别最高的式神。
与我缔结契约的阴阳师还只是个20来级的小姑娘的时候,也曾抱着“有朝一日抽到ssr,从此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美好幻想。
然后她拿到了非酋成就。
然后她靠在寮里乞讨凑满了召唤我的碎片。
后来我也四十级了。
她也拿到了非洲成就。

2
我是姑获鸟。
我曾花了一个下午挑战椒图,然后在庭院里遇到了一只吃满技能的椒图宝宝。
她感激地对我笑了笑。
然后我的契约者杀气腾腾地回来了。
身后跟了三只小椒图。
我看了一眼空掉的装蓝符的箱子。
还有空掉的装勾玉的匣子。

3
我是山兔。
阿妈给我换过好几次御魂,从镜姬到招财猫到地藏像。
后来阿妈完全放弃了,给我凑了一套速度散件。
但我还是没能跑过暴走的同伴。
有一天阿妈又领回来三只兔子,我有点害怕自己是不是要被淘汰了。
结果我们一起出了门,和源先生一起去通过大蛇的试炼。
虽然花了很久又死了好多次,但看到大蛇先生倒下的那一刻,我还是和山蛙一起,高兴地跳了起来。

4
我是雪女。
那天我扛不住山兔的软磨硬泡给她做了刨冰。
以及给所有小孩子都做了一份之后,我听到我的阴阳师用纸鹤在跟别人聊天。
“哎呀,雪女哪里不好了,全体三次攻击,还吃效果命中。”
“初始命中低?没关系的,总是能堆的。而且冻结只要打出一次就够了,她有三次机会呢。”
“主要是她还会做冰品,超棒的好吗!”
怪不得她的房间离厨房那么近。

5
我是凤凰火。
我来到这个院子的时候已经快入冬了。
雪女坐在屋顶上眺望远方,我站在地上却仍感到一阵寒冷。
我在这里过了一段时间,独来独往,也听到小孩子们窃窃私语说我不好接近。
我的阴阳师花了很大力气想让我有归属感,我能感到她的好意。
可我不过是一朵没能追上凤凰的火花。
我所追求的东西,早在很久之前就离我远去了。
甚至在我因执念而化妖之后,我连再次成为凤凰的一部分的资格也失去了。
可是那个伞不离身的小妖怪,总若有若无地跟着我。
我在僻静之处抓到了她,用妖力钳制住她,质问她是不是意图不轨。
真奇怪,她明明身处我的威压下,却好像不怎么难受;明明红了眼眶,语调却没有一丝惊慌。
“你很暖和。”她说,“我是雨女,这天冷得……我都要冻住了。”说着红了眼眶。
明明落泪的是她,我却也感到几分泪意。

6
我是凤凰火。
我原本是朵凤凰洒下的火花。
现在我学会了如何眩晕对面所有敌人,如何在攻击到敌人的弱点时再次进行攻击。
以及如何燃起一堆篝火(座敷童子帮了大忙),如何控制自己的热量让别人也感到温暖而非烧伤他们(幸好学习的时候萤草和桃花妖都在)。
还有如何烹饪。
雨女说,她没见过比我火候掌控的更好的人。
当然了,我可是凤凰火。
在没有追上凤凰的第248天,我给庭院里的式神们做了一次烤肉。

7
我是鲤鱼精。
有一天阿妈带我和河童先生一起出战了。
我很开心,开心到一不小心给了河童先生一个爱心状的泡泡。
河童先生脸红了。
我有点害羞。
然后我看到妖狐先生打跳跳妹妹的风刃也是爱心形状的。
红叶在遇到晴明先生的时候头顶上冒起了粉红色的爱心。
想起阿妈还是单身,感到有些心疼。

8
我是判官。
有一天我完成了每天的练字,准备去庭院里走走。
却看到孟婆在院子里架了一口大锅煮汤。
一旁山兔指挥着山蛙往里跳。
突然很担心地府的孟婆汤质量。

9
我是姑获鸟。
契约者40多级的时候召唤来了自己的第一个ssr式神。
凤凰火发现连厨房里的白酒一夜之间消失的时候是崩溃的。
鲤鱼精发现自己的家莫名其妙地变成酒池的时候是崩溃的。
红叶一早起来发现自己房门口多了个醉鬼的时候是崩溃的。
契约者意识到自己现在的阵容没有地方安排酒吞童子的时候。
她把独眼小僧觉醒了。
我感到一阵自己快要失业的恐惧。

10
我是姑获鸟。
现在我日复一日地在给酒吞童子刷御魂。
大概真的快要失业了。
这样一想,其实每天和孩子们呆在庭院里也挺不错的。
某一次从八歧那儿回来的路上,我看到一只白发妖怪倒在路旁,奄奄一息。
他没有了右手,用左手拽住往来路人的袍角,问他们:“你看到我的挚友了吗?”
“我在找我的挚友。”
真的,庭院里挺好的。
没有外面那些打打杀杀,悲欢离合。
也不用每天活在朝不保夕的惊惶之中,吃掉自己辛苦带大的孩子增强自己的实力,用痛揍八歧大蛇和被它揍换来更多御魂。
即使我明知达摩是没有感情的,即使在一次次战斗中我与对手早已相熟。
“可是,如果没有实力的话,当初阴阳逆转的时候,可能大家都已经死了呢。”契约者如是说。
我是姑获鸟,是失去孩子的母亲的怨愤结成的妖怪。
可是我放下剑就不能保护大家,我拿起剑就无法拥抱他们。
“没事,你很快就能退休了。”契约者说。
我一时语塞。

11
我是络新妇。
我和清姬有定期的闺蜜夜聊活动,一开始是发泄对负心男的怨愤,后面就会变成天南地北的胡扯。
有的时候隔壁庭院的青行灯会过来串门,跟我们分享一些故事。
我就这样机缘巧合地听说了雪女以前的事。
“那她算是被黑晴明抛弃了吗?”我问。
青行灯摇头:“这我不知道,但如果她是黑晴明的式神,就应当不能再回应其他阴阳师的召唤。”
可她总在眺望远方,难不成是还对黑晴明旧情未了?
我去问了姑获鸟这个问题,毕竟她曾参与过与黑晴明的那一战。
姑获鸟被我吓了一跳,赶忙把我拉到她的房间里:“你哪儿听来的不实消息?阿雪只是在怀念雪原。”
我没法反驳她,我甚至不知道雪原在哪儿。
于是满腹狐疑地走了。
姑获鸟在我身后叹了口气。

12
我是络新妇。
我仍然觉得雪女的事情有蹊跷。
一天我在庭院看孩子们打雪仗,看到雪女又飘在屋顶上,看着远方。
身边传来一声冷哼。
我转头一看,三尾狐也仰着头。
“这个傻女人。”她说。
“你们以前认识?”
我以前从不觉得她们俩有什么交情。
毕竟就算在庭院里碰上了,她们也从不交谈。
“我曾经也跟随过黑晴明大人。”三尾狐解释说,“后来他失败了。”
“或者说,我和雪女都是被放弃的式神。”
“那时的黑晴明已经消耗了太多力量,于是便解除了与我和雪女的契约,带着大天狗逃之夭夭了。”
三尾狐的唇角勾出一丝冷笑。
“明明那时候我们三个都受了重伤,但大天狗最强。呵,要是换了我,我也会选保下大天狗。”
我拍拍她的肩膀,感到同病相怜。

13
我是雪女。
我知道她们在谈论我,我知道她们以为我离的这样远听不到什么。
她们知道我能操控雪,却不知道有雪的地方就有我的耳目。
更何况那位大人还曾教过我,如何顺着风势听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只是一介雪妖,本没有操控风的能力。
可他告诉我,只要我想要,风会提供任何帮助。
他那时戴着面具,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为了大义。
可我照着他教我的方法去做。
却听到他胸腔里急促的心跳。
于是我将冰棱掺进暴风,冻住一切意图不轨之人。

在狂乱的风雪间,雪女的吻像雪花一般落在他的面具之上。

14
我是雪女。
我曾经一不小心冻住了黑晴明大人。
一不小心冻的久了一点。
一不小心和大天狗大人聊得太开心,把黑晴明大人整个忘记了。

15
我是姑获鸟。
我知道雪女那傻姑娘执着地担心着大天狗。
我知道判官偶尔会溜去地府,在阎罗殿外偷看一眼再赶回来。
我知道酒吞来了之后,门外时常有个白发妖怪徘徊不去。
只是很多人,从来都只是有缘遇见,无分相守。
以及大天狗那家伙,既然能和源博雅成为朋友,多半也是个心里有计较的人,毕竟源博雅也不是什么莽夫。
我还能说什么呢?爱情啊。

16
我是帚神。
谁再把我扫好的落叶弄乱,我!可!真!的!要!生!气!啦!!

END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