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的第十七天

随便写写,拼命推荐

【全职高手】【楚云秀生贺】【楚苏】离别车站

烟雨俱乐部旁边那个火车站拆掉了。

烟雨的第一任队长离开时,只有楚云秀在。
人潮汹涌里她帮忙把几个大箱子搬上火车,低头想擦把汗,眼泪却悄悄掉了下来。
她视为兄长的前队长紧紧拥抱了她一下。
那些关于责任、关于荣耀的嘱咐已经说的太多太多,那后面的所有路,只能楚云秀自己去走。
一个拥抱,权当作一点勇气。
火车变成铁轨远处的一个小点,然后消失在视线尽头。
楚云秀麻木地走回俱乐部。队员都聚在训练室,有的人眼圈红红的。
楚云秀环视一圈,然后一步、一步,跨过台阶,站在播放幻灯片的屏幕前,前队长每天训练前布置任务的地方。
她说:“给你们五分钟悲伤。”
“然后继续训练。”

楚云秀和技术部唯一一次大冲突是因为劫风。
其实不是什么大改动,法杖本体没动,镶的水晶没动,就是改了两个水晶上的符文。原本的符文是楚云秀设计的,她小时候学过美术,别出心裁地用弯弯绕绕的线条拼出了前队长的名字。
技术部的人哪管这么多,他连编辑符文的页面都不熟。
那个时候风城烟雨全身上下的装备基本都更新了,一点当初的影子都没留下,除了这一小段没人注意的符文。
她跟技术部吵了一架,半夜在便利店买了一瓶预调酒。
她对着酒瓶发了半天呆,忽然把它砸进垃圾桶,自己无力地靠在路灯柱上。
眼睛干干的,哭不出来。
第二天清晨六点楚云秀被苏沐橙的夺命连环call给吵醒,天知道她快三点才睡下。
她顶着黑眼圈在车站接到了苏沐橙,两个人去爬了山,坐在寺庙后院里听钟声像涟漪般散开。
她们谁都没提起劫风的事。苏沐橙假模假样地抱怨她花那么多钱坐火车当天来回楚云秀就请她吃素面,楚云秀说下回你冬天来我带你去吃羊肉,羊都是店主家里自己养的。苏沐橙嗷了一声问她们能不能现在就去,楚云秀苦口婆心地说你还要打季后赛呢上火了不好。
然后两个人笑得跟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一样。
黄昏的时候楚云秀去车站送苏沐橙,渐远的火车上苏沐橙趴在窗口向她挥手,长长的卷发落下来,尾端卷着金黄阳光。

楚云秀和苏沐橙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互相记恨对方抢boss之仇。
你抢我一次,我抢你一次,大敌当前合作一次,再来一轮。
直到两个人在彼此的好友名单上爬到第一位。

那个车站停止使用了有一段时间了。
在烟雨主场的时候苏沐橙会遛出来和楚云秀去逛街,快到饭点的时候买两碗热腾腾的面或馄饨,绕过路障到车站里去。空荡荡的大厅里只有她们两个,候车的座椅上积满了灰尘,偶尔楚云秀会给苏沐橙唱两句评弹,偶尔她们说起自己的过往,偶尔她们聊一聊荣耀,更多的时候,话题都像那天边的云彩,留也留不下来。
她们逐渐习惯了这种角色转换,在赛场上尽可能地向对方倾泻火力,赛后输的人请夜宵。
偶尔她们开着小号看风景,听世界上谁谁谁说烟雨楼和嘉王朝打起来了,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烟雨俱乐部搬走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
楚云秀站在窗前眺望火车站原本在的地方。
有人走了,有的人来了,有的人学会和过往做一个短暂的告别,等它酝酿出怀念的味道,籍此汲取一些力量。
去向那荣耀之巅上,更进一步。

评论

热度(11)